您好,欢迎访问吉林省田谷有机食品有限公司官网! 加入收藏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
24小时咨询热线

13935994437

农科讲堂Common Problem

农科讲堂

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 > 农科讲堂 > 农科讲堂 > 正文内容

一根比姚明还高的葱,不愧是大大大大葱!

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 山东大葱的挺拔和辛辣, 和山东人的坦荡豪爽相互辉映, 形成了外地朋友对山东的感性印象。 而大葱,有时也是检验友谊的利器。

在山东,大葱的人设,

绝对不是区区的配菜。

它,是激发海参潜能的导师,

让这个招牌鲁菜发光发热;

它,也是升华煎饼的灵魂拍档,

让这个地域风物名声在外。

甚至大葱自己,也能独当一面,

成为人手一根,

大口生吃的特产担当。

大葱的故乡,

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和中国的西北。

战国时期,齐桓公北伐,

它便跟着凯旋的军队,

来到了齐鲁大地。

肥沃的土壤,

让鲁漂的大葱如鱼得水,

走进了千家万户的后院里。

现在的山东,是全国最大的产葱省份。

道光到宣统的90年间,

山东经历过毁灭性的大旱,

也遇到数不清的洪灾;

再后来,大跃进把大量劳动力抽离,

导致庄稼无人耕收,

爆发了全国有名的大饥荒。

民国时期的山东饥荒,难民逃荒路上只能在路边搭帐篷度过寒冬。

在这些青黄不接的日子里,

唯有大葱,对山东人民不离不弃。

它不怕旱,好储存,更好生养。

在自家后院,拔一根精神抖擞的大葱,

咬上满满一口的清甜辛辣,

缺油少肉的一顿饭,

也变得顺口起来。

现在的大爷大妈也会囤大葱。大葱晾晒好容易储存,正常的话能一直吃到来年春天。

就这样,大葱和山东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义。

传说过去军阀在山东征兵时,

摆上几捆大葱,

就是最有吸引力的招兵简章。

清朝末年闯关东的山东人,

也不忘背上煎饼和大葱,

并把这一饮食习惯,

带到了东北大地。

在胶东,过年还有“大葱压窗台”,

寓意顽强的生命力,还有来年从从容容。

在吃大葱这件事情上,

山东人也变幻出许多花样。

最原生态的吃法,

莫过于大口生吃。

生吃大葱,啃的是葱白,

你得不顾忌形象,狠狠地啃下去,

在用臼齿大力咀嚼中,

去感受那缭绕直上天灵盖的辛辣,

和丝丝蔓延的回甘。

如果怕辣,就蘸一坨甜面酱,

不过传统的山东人会告诉你,

自家做的黄豆酱,才是大葱的“原配”。

拿一大块煎饼对折几下,

卷上一根水灵灵的大葱,

抹上酱,就是煎饼卷大葱。

用玉米碴子和各种杂粮摊出来的煎饼,

既便携,又能长时间储存,

忙于农耕的山东农民常常是带上几张,

裹着刚拔下来的葱,

就在地里吃完了午饭。

因此,煎饼卷大葱在山东,

过去是上不了台面的食物。

而它在全国的走红,

少不了影视综艺的渲染。

1984年,谢晋导演的《高山下的花环》,

在那个影视尚不完全普及的时代,

男主角吃煎饼卷大葱,

给全国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老电影《红日》里也有煎饼卷大葱。

后来,舌尖系列中的亮相,

还有明星在真人秀上不厌其烦的示范,

让煎饼卷大葱成为了山东的名片。

黄晓明可以说是煎饼大葱的推广使者,把它们带上了《中餐厅》,带到了法国。

实际上,现在的煎饼卷大葱,

已经离山东人的日常越来越远。

它可能是妈妈们忙里偷闲,

给家人准备的一顿简餐;

也可能是餐馆里的一个怀旧菜,

满足老一辈回忆的味蕾。

走进馆子里的葱饼卷大葱,卖相也精致了起来。

山东人都吃煎饼也是一种误解,常吃煎饼的,主要在鲁中、鲁南地区。

要论大葱最体面的吃法,

当数鲁菜的招牌,葱烧海参。

鲁菜讲究“无葱不出香”,

100克的海参,搭配200克的大葱,

大葱给海参去腥、赋甜,

吃的时候,一口海参柔软香滑,

一段大葱浓郁咸香,

已经分不清这一盘到底是海参的阵地,

还是大葱的主场。

如言山东菜,菜菜不离葱。

不过,正如煎饼一样,

并不是所有山东人们,

都对大葱爱得深沉。

比如鲁西南吃,因为这是大葱的大本营;

而胶东人民,靠海吃海,崇尚原味,

大葱在这里,并没有多少立足之地。

所以,认为山东人都吃大葱,

也是外省朋友的一大误解。

胶东人民爱吃海鲜,做法追求原味。

如果你是吃葱圈的小白,

那么最理想的“练口”对象,

就是章丘大葱。

在淘宝上,也可以买到包装好的新鲜章丘大葱。

这个500年前,

就在章丘的褐土中茁壮成长的大葱,

在绣江水的滋养下,

含糖量高,吃起来更甜,

粗纤维少,咬起来更脆,

非常适合生吃。

章丘大葱,还是全聚德烤鸭必备的点睛之笔。

不过,最让章丘大葱引人瞩目的,

还因为它和山东人一样高大的体格。

每一年,章丘举办的大葱比赛,

比的就是谁更大,谁更长。

姚明的身高,就是章丘大葱的基本单位。

0.7个姚明只能算及格,

1.2以上的常能收获一片妒忌的目光。

所以,当有山东人说你还没有一棵葱高的时候,

那绝对不是骂人的话。

如果说章丘大葱的口感,

属于小清新流派,

那隔壁潍坊的安丘大葱,

则是妥妥的硬汉风。

安丘大葱,又叫铁杆葱。

粗质的纤维,

让它拥有铁一样结实的身躯,

不怕长途运输的折腾。

爱吃重口味的人,

会对安丘大葱情有独钟。

如果在冬天吃,

那呛口的辣,能让你全身冒出汗珠来,

仿佛进行了一场微型桑拿,

一顿下来,神清气爽。

安丘也是中国的“姜蒜之乡”,特产两河大蒜是“国家地理标志产品”。

不过,无论你吃的是哪根葱,

在不吃葱的人眼里,

都是自带了“生化武器”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山东大葱的挺拔和辛辣,

和山东人的坦荡豪爽相互辉映,

形成了外地朋友对山东的感性印象。

而大葱,有时也是检验友谊的利器。